人的头脑太复杂,时间过得久,有时候连自己也被自己骗了,记下来才是最真实的...... 注册 | 登陆

【转载】来自联合早报上的中国教改“中体西用”中国教改

  中国最近又将有一轮新的教改,据说将会仿照国外教育,“开创学生思维”。然而笔者认为,这一轮的教改,虽然在形式上有了较大的突破,但是由于其本质还是“有中国特色的”教育体制,可能又会如前几轮教改一般,无法发挥真正的功效。单纯追求形式上与国际接轨,实在有“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”之嫌。

  教育目标至今未明

  在美国,几乎人人都能够读大学,这是因为美国的教育就将全民高等教育作为目标。在欧洲,最为普及的则是职业技术教育。这是因为在他们的教育目标中,能够掌握职业技能,参加就业是最重要的。而在中国,教育目标则是泛泛的一句“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”。正因为没有明确的目标,才使得中国教育当局在本科“需求”增大的压力下进行高校扩招,遍地开花的民办学校、二级学院几乎有钱就能上本科。这直接导致了低层次本科生的泛滥,不仅浪费社会资源,也造成了中国社会职业空缺“供求倒置”。

  笔者教推崇新加坡的源流体制,不论是快捷源流还是工艺源流的学生,都能够最终达到就业的标准——工院、理工学院、大学能够提供适合不同源流学生的教育。这是因为新加坡政府早已明确了教育的目标,不会因为人们对大学教育的需求就关闭理工学院多开几家大学。人没有了目标就容易随大流。如今中国早已本科生满地走,“考研”成了风潮——然后就是会因为没有目标,研究生越来越多,再然后就是“考博士”成为风潮,再后来……

  最近提出的教改,还是没有明确教育的目标,到底学生要怎么读,为什么而读?也许只有当中国满地博士生的时候教育当局才会警醒。

  教育部轻视民意

  教育部积极维护自身利益,漠视民意。从几年前的高考错题拒绝承认,到前年禁止媒体“炒作”高考不公平,再到去年清华博士退学,教育部官员评论“相信大家都很向往清华吧”,今年两会期间,教育部发言人说要依据自己的经济能力选择大学,优质资源优价。教育部门所作的言论让人很难想象所谓的“学习三个代表”的实际效果。

  而如今的教改,若真正实行,必定触及多方利益,例如在中国遍地可见的考试研究机构,试题研究中心可能会在教改中失去一块大蛋糕,教育部门是否会真正地放手教改,真正为人民的利益着想值还是值得观察。而事实上,中国几十年前就提出“素质教育”,几乎每隔五六年就推出一次教育改革,但是每次都是“内容越删越少,考试越靠越难,书本越改越贵”,这次所谓的改革是否也会是五年一轮回的习惯性的改革而已呢?笔者不敢妄下论断。

  教育体制难以撼动

  在中国,“高考”的教育体制早已深入到全中国人的骨髓,任何不合理的事情一碰到高考都会被理所当然地合理化。今年初,一位新加坡学生投书早报,认为学校不应推迟上课时间,因为他们不是“朝九晚五的上班族”。这在中国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,早上7点上学,晚上10点放学,在中国的学校都是很平常的事,甚至有的学校为了“高考”,一个月只放假1天,更不可能如国大数理附中一样试行一周4日上课制。这是因为在中国,由于高考,学生往往被视为考试工具,任务就是应该比上班族重,而这种深入精髓的思想,在高考体制瓦解之前恐怕很难根除。

  虽说大部分国家的大学升学考试都是需要考试的,但是美国的SAT,英国体系下的A-level,国际教育文凭IB-Certificate都与中国的高考不同。去年曾有中国的留学生在早报发表言论“中国的考试太难了”。高考与上述考试的不同点在于它并不是一种标准化考试(standardized),出卷人为了迎合“专业人士”的评判标准,凸现自己的水平,考卷越难越好——前年的数学高考,有一题的得分率仅为0.08%,当年中国参加“数学奥林匹克竞赛”的人数都比答对的人数多!

  如果不实行标准化考试,中国的教育改革始终不可能成功。虽然教育部门口口声声要为学生“减负”,可是那种非标准化的,随意性的出题,迫使学生为了保住分数,自行加深加难,可能要考的要读,不可能考的也要读,教改就将在这分数的追求之中,丧失意义。

  结语

  笔者无意诋毁将要实行的教改,但是试想一下,中国的教育即将整体“克隆”美国的教育,学生每日游走于不同的教室,选择不同的课程,又不辅以美国式的大学入学政策,怎么可能真正实行呢?想想清朝的洋务运动,是否看到了一些影子?

  陈嘉诚
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
Trackbacks

点击获得Trackback地址,Encode: UTF-8

1条记录访客评论

也许值得思考

Post by alpha on 2008, October 19, 12:36 AM 引用此文发表评论 #1


发表评论

评论内容 (必填):